岁怀剑

师兄杂谈集

咳咳

在一大堆坑没填的情况下又开了楚留香的新坑

高考失踪人口回来了

但表示在学日语又要变失踪人口了

设计:华武 武当内销 暗云 佛暗

_(:_」∠)_ 请原谅我的文笔

!!!!!!!不喜请绕!!!!!!!!

咳咳咳咳咳咳

请多多关照!




(一)
武当

我叫阮洺玉,武当山门下弟子,刚刚经历完坎坷不平的入门仪式,正式成为了武当人。我有个师兄,他叫阮铭安,我的名字就是师兄起的,我是被捡回武当山的,成为武当弟子里应是本分,可师兄偏偏说:“我救你出于我的道,你留或不留,走或不走都与我无关。”师兄很冷,反正我是觉得师兄和这山上四季如春的景色丝毫不符!!!
当我入武当门下成为武当弟子时掌门便于我讲了武当的道“知天道,心神与天地相契;顺天道,身法与万物恒通。行天道,动静与阴阳相合。进退有度,随心而定,顺天而为。”我并不明白这究竟是何意,但我却知晓这将是我一生的准则。因为在掌门与我讲的短短几句中,我看见掌门眼神不在是那毫无波澜的无所求而是前所未有的庄重与严肃,是神圣而庄严的决绝…如同置身于世界之上…但我觉得…这才是真正的仙人之姿……
  在入门结束后不出我的意料,我果然被扔到师兄那,掌门让师兄带我去熟悉武当的一切。师兄与我讲了许多,有武当的担当、职责、为人处事、更有武当的历史。师兄与我讲武当弟子是与朝廷临的最近的江湖侠客,武当也是与朝廷关系紧密。武当建派时日虽短,却因皇室对真武大帝与开山祖师张三丰的尊崇而渐渐兴盛。加之华山一夜没落,少林因无花和尚之故饱受诟病,暗香亦正亦邪无人评定,云梦居与桃源不喜事外,而沧海远在天边封岛而存入世弟子又是极少。所以武当于今日终成中原第一名门,独享烈火烹油、鲜花着锦之盛。
而武当虽与朝廷关系紧密但武当之人却无半点世俗滋味。师兄是这么和我讲的但我觉得这不可信……咳咳,回到正题…武当与天相接,武当弟子的一举一动皆与天时日月山川遥相呼应,尽力做到周身无处不太极,动静皆浑然。
  师兄还说若是有人揶揄武当弟子只是躲在山中过逍遥日子的道士,那便大错特错了。因为道德经所言“上善若水,水利万物而不争”这是对武当弟子最好的诠释。身为武当弟子,出世则严守清规、寻道问禅;入世则匡扶正义、锄奸扬善。但武当弟子绝非莽夫,他们既有出招之勇,亦有收招之仁,留得生息循环往复,此乃顺应天道。
这我是相信的,也因此,武当弟子留给世人太多仗义出手、救百姓于水火的传世佳话。但要说都这样,却并不是,我所知的点香阁花魁蔡居诚便是武当弟子,听说他是因为欺师灭祖残害同门后逃离武当山,却因山下不小心中计而不得不卖艺卖身赎自己…我向师兄打听但师兄并不告诉我,还对我讲不可在武当内提蔡师兄的名字尤其是在大师兄面前…还有他无论做了什么都是武当的弟子是我们的二师兄。我点头表示了解但其实一点都不懂,总之师兄说了照做就是…直到后来我才知道大师兄也就是嗯嗯师兄啊呸呸呸…是邱师兄……诶…不可说不可说…
师兄也讲了武当和华山之间的关系,极大程度的满足了我的八卦之心…咳咳…
武当和华山本是世代要好但却因明月山庄惨案,导致武当华山之间势同水火!武当第五代掌门萧疏寒曾与明月山庄小姐李如梦订有婚约,熟料后者却与“华山七剑”之一的楚遗风相爱私奔。武当上下视此为奇耻大辱,与华山的关系顿成对峙之势。而为了求得父兄原谅,李如梦与楚遗风携子归明月山庄。李氏父子见木已成舟,只得默许,并邀约武当、华山众人,共聚明月山庄,只为化解其中恩怨。但未曾想,在众人齐聚三日之后,惨案发生了。当觉得蹊跷的人们冲进明月山庄的大门时只看到遍地尸横,满壁鲜血,怕是修罗地狱亦不过如此。更因此事武当和华山损失惨重,而其中原委更无人能说清,只道是因三方怨怼过深,终导至大打出手,酿成悲剧。从而明月山庄的惨案发生,新仇旧怨,让武当乃至江湖纷纷将矛头指向华山。华山掌门徐淑真急痛之下,于武当门前长跪一月,最后不惜自废武功。至此萧疏寒破关而出,接受了华山的歉意,双方和解。其实我觉得掌门和那个“华山七剑”之间好像也有不可说的事情…毕竟那是第一个叫掌门为小道长的人啊……emmm……怎么感觉背后一寒…算了算了还是不要议论掌门的好…
  咳咳…众人皆知从此武当华山化干戈为玉帛,可是这种表面上的和平能够维持多久?没有人知道。但我知道的是私下里华山与武当暗流涌动,小打小闹数不胜数。尤其是看见一群武当弟子去华山要钱…看华山弟子拐骗道长…唉……不可说不可说…
  咳咳…师兄所言武当派内功心法战斗之力虽足,却非以攻势为主,而是以静制动,以柔克刚。出招奇快,收招亦仁,更有敌强我强,敌弱我弱之义。一招一式,收放自如。即便是出招之时,武当弟子仍持重端庄,不减风骨。你以为那是剑,怎料它突而又化作乾坤八卦,气震山河;你以为他要置你于死地,却见他剑已回鞘,留你一命。以应接不暇的剑气将敌人逼至绝境。师兄说:“攻敌三分自留七分。”所武当进亦可攻、退亦可守。
我从小认为武当山上的人都是仙人,不了世俗大隐于市,对于武当也是一知半解。而当我正式成为武当弟子的时候我才明白武当的大道在于心,心怀仁义招式则仁,难怪武当弟子仙气绕身,不食烟火,原来江湖杀戮,在武当弟子眼中,也不过凡尘喧闹。
正所谓“大道在心”所寻求的道便是寻求自己的心吧…





紀念一下高三 

還有六天高考

在校還有三天

我前面是第五人格大佬

我(大皮特皮)【不存在的】

小園丁自畫像給大佬留念

高三三年 有幸遇見你

【苍策】有幸遇见你

苍策
来个前文
昨天玩嗨了,车没发(晚点了)
开始 go



我暗恋着一个人。
随着那个叫李子峰的男人来到雁门关,雁门的雪似乎也不再是那么冷了。他身着一席红衣银甲,手持长枪,明明是完美的笑容可紫色的眼底却有着淡淡的凉意。我的第一印象便是笑面虎,就是这样的人带领着天策府一众将士来到雁门之地。
“我奉统领命令,特携天策府众将士前来协助。敢问苍云军将领燕将军何在?”

我奉统领命令,前去雁门关支援苍云盟军。苍云军所待之地还真是残酷,不仅气候严寒,而且粮食短缺,真佩服他们这些人的意志和决心。雁门关的将领名为燕铭,可以说身材比我还壮实点比我还高一些,面容严谨从不带笑意,大概是被环境所影响吧…如黑曜石般的眸子下闪烁着危险的光芒,就这样的人在我发问时从苍云军中走了出来。
“在下苍云军将领燕铭,多谢李将军起来协助,燕铭感激不尽,请李将军随我一起前去将军帐中商讨众事。”

这便是我们的相遇,李子峰还有一个师弟随着他一起来到了雁门关。倒是和燕云燕清挺合得来的,到后来索性他们就一起玩了,毕竟是年龄相仿的孩子。比起这个李子峰还真是严格,无论是对手下还是对他师弟亦或是他自己都很严格。常常挂在嘴边的就是“没有力量怎样去与敌人战斗又怎样才能守护自己”。每当他说起这句话的时候我都想说:“我会永远守护你,挡在你的身前。”我没说但我这么做了,毕竟我是个行动派。而想必他也察觉到了,不过更让我意外的是燕云和燕清分开来找我却说出一样的事情都是说自己喜欢李谷雨,我没想到的是小孩子真的么坦率么,也许哪天该找李将军聊一聊了。

我最近并不好,我的师弟和我说他喜欢上了苍云军的小崽子,我记得叫…燕云的家伙,应该是跟在燕铭身后的那俩小崽子中的男孩吧…暗中观察了几次…嗯…虽说一直都护着谷雨,已有吃的或发现新奇的东西都给谷雨瞧瞧,上战场也会时刻守在谷雨身前……等等…守在身前…怎么和燕铭这么像…不行…那天得找燕铭好好聊一聊…

“那个…”
“那个…”
“额…李将军你先说吧”
“嗯……是这样的,燕将军…我想找你聊聊”
“正好…我也想找李将军聊聊,将军帐里请吧”

“燕铭…是这样的,我就和你直说了吧,关于谷雨和你家燕云这俩小崽的事情,谷雨说他喜欢燕云。”
“啊…燕云也说喜欢谷雨…可…燕清也说过这样的话…”
“啧,没想到我家小崽子还挺受欢迎…算了,这件事让他们自己处理吧…反正迟早要经历的…哦对了,还有关于你我的事。”
“……额……你我的什么事情。”
“???你问我,我该问你吧!我又不是女人,你干嘛总把我护在你身后,喂,就那些垃圾小爷我自己单挑都没……曹?”

燕铭听着李子峰的言论,看着那张开闭合张开闭合的唇,忍着吻上去的冲动将其紧紧的抱入怀中…而李子峰也因这个举动傻住了…

“子峰,你听我讲…我…喜欢你,从见到你的第一眼就觉得我喜欢你,无论什么样子的都喜欢,想把你保护好…我知道你是个铁骨铮铮功勋卓著杀尽敌寇的大将军,可我抑制不住自己的感情…我…喜欢你…连燕云他们都那么直白…像我们这种每天以性命相搏…可能明天就没命的人…为何不直白一些…我喜欢你…李子峰…我喜欢你…”

李子峰整个人傻在了燕铭的怀中…也许是心念相应或者感情作祟…他环住了燕铭的腰。燕铭仿佛得到许诺一般,开心的笑了,阳光的笑容像个孩子,闪耀灼目…灼伤了李子峰的双眼…将其这副模样深深的烙印在心中…片刻…一片温热暖软的唇印在李子峰的唇上,并没有深入的交流,只是淡淡的一吻却诠释了很多东西也传递了很多的情感…尤其是爱…

燕铭抬起头来结束了这个定情的吻,低头仔细的打量着自己的爱人,轻轻的抚摸他的脸颊,犹如观赏着一个稀世珍宝…温柔的笑了…

“李子峰…”
“?”
“跟我回家。”


【酒茨】我们之间

酒茨
刀子…_(´ཀ`」 ∠)_
为毛又是刀子_(´ཀ`」 ∠)_
现代化
我我我我…ಠ_ರೃ
不说了开始我的表演
幼儿园文笔上




“对不起”
“滚”
“挚友…我…”
“本大爷叫你滚啊你听见没有!”

酒吞抱着一坛清酒咕噜咕噜灌进自己的胃中,清酒浇湿了身着的衣裳,那一头张扬的红发也并未束起,而是披肩散落,双眼散焦,紫色的眼眸中看不清情感却可以依稀感觉到在隐忍着些什么,怀念些什么…茨木落寞的走到了门口,回望酒吞,深深的瞅了几眼,仿佛要把他刻在心里默默的看着他,露出不算笑容的笑,推门离开了…

酒吞不知道昨天晚上的到底算是什么,一夜情还是相互喜欢,更不知昨天晚上是谁先捅破了这一张纸谁先说的那一个字。但他清楚的记得茨木在他身下的样子,甘于匍匐于自己身下,任由着自己对他为所欲为。听着他呼喊着、呻吟着,一直在重复着“我爱你挚友。”他不得不承认,此刻他的心是多么的满足。夜总是漫长的,一个晚上不知是谁先牵起了谁的手,也不知是谁先把谁放进心里。只知道的是他们此时此刻是在一起,身与心都相互交融,都进入了彼此的最深处。这份感情是强烈的、无法忽视的。

那是爱

这个声音一直在酒吞的脑海中回荡,无论喝多少的清酒,灌多列的酒都无法将其湮灭。闭眼都是茨木的样子,茨木每日的笑脸,那阳光般灿烂的笑容;每日的“挚友”;每日他陪着他喝酒…还有昨天夜里在他身下的样子,他这辈子都不会忘记。但是他却知道这种感情他无法完完全全地给茨木。因为他清楚地知道他与他之间是不可能的。

酒吞是一个富家子弟,而他为了他的家族与另一个大家族的千金小姐红叶联姻。也正是因为这件他无法拒绝的事情,便把茨木叫出来去喝酒,也许是酒后放纵才有了昨天的一幕。两人便去宾馆开了个房间,明明是茨木在自己身下,一早醒来后又和自己说对不起,明明是自己不敢承认还把脾气撒在茨木身上…酒吞的两眼早已模糊,透明的液体顺着脸庞流淌下来滴入酒中、流入胸膛…浇湿了身上衣裳的不仅仅是酒,还有不知名的泪水。

酒吞拿起床头的手机,拨通了那早已记得滚瓜烂熟的电话号码…

“嘟…嘟…”
“挚友…你…怎么样了…挚友你别生气了…挚友是不是我哪里又惹你生气了…挚友…你告诉我好不好,我笨但我一定改…挚友我…”
“茨木!”
“嗯?挚友怎么了?”
“我们还是朋友对吧……”
“…………啊……呵…嗯,没错,就如挚友所说的那样,我们还是朋友…”
“嗯,那茨木我先挂了…你…好好休息…”
“好,挚友再见”
“再见…”

茨木不做声音的抹去眼角的泪水,强忍着不发出哽咽的声音…最后还是没忍住眼泪,只见冬日的广场上,一个阳光的大男孩缩在凳子的一角,嚎啕大哭…嘴里喊着“挚友…挚友…我…爱你…”

对不起,茨木,我的婚姻我无法主宰,若是有下一世,我绝不负你…因为我确定,我爱你…

你是我隐藏在友谊后的,无望的爱人。

和一个我喜欢的小哥哥讨论青蛙🐸

终于活成了你的样子

瑞金 黑金
幼儿园文笔,求别狠喷…
甜刀子??_(´ཀ`」 ∠)_
刀子…_(´ཀ`」 ∠)_
瑞金 雷卡 帕佩…呃呃呃呃
嗯应该是…
好嘞 各位大佬 开始了




“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是搭档了!”
“傻子,既然成为了我的搭档就记好,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夜幕中,格瑞跪在一个大堂,四周昏暗,浑身血迹,数不清身上的伤口,也只能凭一丝微弱的呼吸声判断,格瑞…还活着……

“格瑞!……格瑞!……呼呼…呼…梦吗…格瑞…”

偌大的房间里,金一个人蜷缩在床头,昏暗的灯光,与满地的残骸,空气中弥漫着酒的味道,依旧是那头灿烂的金发,却不再是阳光般的笑容,双眼也再也不像那星辰大海闪烁着光芒,而是充满了黑色与死气…

金小心翼翼地捧起格瑞的照片,将他搂在怀中,如同珍宝一样格外小心的亲吻他,触摸它,将他紧紧的搂在怀里,放在心脏处…

“格瑞,这是你失踪后我做的第37场恶梦,你已经失踪了三个多月了,格瑞,如果那场混战我再坚强些,再坚定些…说不定你也不会失踪了…或者…早听你的话,保护好自己不让自己落入险境,你也不会为了救我而被重伤,下落不明…格瑞,我和你讲,现在的我很厉害了哟…可以和嘉德罗斯那货单挑的不分上下,嘿嘿…就是凯莉她们说我…是我却也已经不是我了…呵呵…我不明白啊…这不就是力量么…和你一样强大的力量…毁灭系的元力还真是符合我呢…格瑞…你在的话…估计又要骂我了。可是啊,格瑞…我想听听你说话…哪怕骂我也好…格瑞…你在哪啊…我好想你…”

“呼…明天,又有任务了…哦,对了格瑞…那个…现在的我可能已经不是你喜欢的那个样子了,我掌握了黑化的力量,呵,你曾经和我说过的,无论如何都要控制好自己的…可是格瑞你知道吗?你走了之后我的世界,我的阳光都随你消失了,格瑞…当你离开我之后,我才发现我对你的感情,是爱情…雷狮还真的说对了呢,我对你,就像他对卡米尔一样…不局限于亲情友情而是恋人之间的爱情…格瑞…我爱你”

“还有格瑞我和你讲,帕洛斯真的叛变了,不过佩利拼死把他留下了,帕洛斯啊不是舍不得雷狮海盗团,而是舍不得佩利吧,连我都看出来了帕洛斯对佩利的感情,佩利还真蠢呢!”

“其实,我也没资格说他吧,我之前又何尝不是呢,若是我更主动些,我们…会不会更进一步呢,格瑞,你什么时候才舍得回来啊,别在外面野了,我知道你很厉害…知道你可以一挑十…可是格瑞,你能不能让我更任性一些,赖在你身上,陪着我…格瑞…我…并不是阳光…只是因为你是我的散热物,所以…你才是我的阳光,我只是被你照耀的人和受你感染也变得灿烂的人啊……”

“啊啊啊啊啊…做个噩梦人都娇气了…哼…今天说了很多话…你要是回来…我估计会拉着你聊上三天三夜都说不完吧……哟,天亮了。那格瑞…我走了…去过任务了…再见格瑞…等我回来”

金俯‌身吻了格瑞的照片,又小心翼翼的将它放回床头…温柔的注视着自己的珍宝…转身走入一片黑暗中,推门而出……

“金,这是今天的任务…你带上你的小队一起去吧…”
“不用了,丹尼尔大人…我自己…就够了…这点任务格瑞自己也是可以一个人完成的…”

金将仅存的温柔放入最深的心底,眼中的笑意转瞬即逝…

“格瑞,我终于把自己活成了你…”

【脑洞】昨天qq里的互怼

最后俩人还是和好了  mmp
这狗粮
猝不及防



【社团群】

恶人毒奶霸天下:恶人自在逍遥 浩气永不长存 !!!
                                恶人自在逍遥 浩气永不长存 !!!
                                恶人自在逍遥 浩气永不长存 !!!

喝酒要配叽:!!!!!!@浩气鲸鱼深V炮 【你家小受受刺激了?】

晴昼海里一朵花:!!!!!!@浩气鲸鱼深V炮 【队形队形 】

夕阳红:!!!!!!@浩气鲸鱼深V炮 【估计是做傻了】

恶人毒奶霸天下:滚滚滚 你们这些人 来来来 打架打架!

呱太最可爱:你一个奶 打完之后还说我们欺负你 想pk找你家男人去= = @浩气鲸鱼深V炮

恶人毒奶霸天下:谁是我家男人 我有男人么 笑话 小爷我自己自立自强谁需要男人!

晴昼海里一朵花:啧啧 绝对吵架了!

喝酒要配叽:+1

夕阳红:+1008611

呱太最可爱:@浩气鲸鱼深V炮  赶紧出来把你家的带走 要不然游戏里打废他= =

晴昼海里一朵花:大佬发话了【阵营模式开启】

喝酒要配叽:我感觉我一个就够了【阵营模式】

夕阳红:这样好么【阵营模式】

呱太最可爱:楼上已经用行动证明【阵营模式】

誓死要和庄花吃饭:我靠你妹 @喝酒要配叽 过任务呢你开屁阵营!!!

喝酒要配叽: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关闭阵营模式】

誓死要和庄花吃饭:啧啧啧 我还没看群  要打架啊 来啊来啊 !毒宝宝说得好   恶人自在逍遥,浩气永不长存!!!

誓死要和庄花吃饭:打架 打架 打架 !!!@全体成员打架 打架 打架 !!!@全体成员打架 打架 打架 !!!@全体成员

夕阳红:……@喝酒要配叽   闹大发了 你媳妇管管行不

喝酒要配叽:我在哄着呢……【抱头】

纯羊:咋了这还打架了 ?

叫霸爸:我靠你们几个,老子昨天通宵刷,你妹才睡又吵醒了!打架快点!

不会治疗的长歌:任务,打架没空!

只会扛刀的苍云:同上!

叫霸爸:……楼上好狗粮

纯羊:这有墨镜 瓜子 饮料

叫霸爸:麻烦个给我一套 带你刷本

纯羊:好的 但我约了小花   :)

叫霸爸:……【吐血】有对象了不起?!!

夕阳红:呵呵……

晴昼海里一朵花:(*^ω^*)

纯羊:(≧▽≦)

叫霸爸:……

夕阳红:……

恶人毒奶霸天下:……

呱太最可爱:……

喝酒要配叽:……

誓死要和庄花吃饭:麻蛋 你还敢上qq  赶紧打架!!

喝酒要配叽:老婆我错了  我都被你打死俩次了……【委屈 哭唧唧】

誓死要和庄花吃饭:……  行吧   我饿了!

喝酒要配叽:好嘞,给您做饭去

誓死要和庄花吃饭:行吧 原谅你了   你们继续我俩吃饭去了。

恶人毒奶霸天下:……他俩同居了?!!!!!

夕阳红:信息量略大!!!

呱太最可爱:woc!!!

叫霸爸:说话的都是单身狗有木有!

恶人毒奶霸天下:我不是!啊呸!楼歪了!!!打架打架!!!!!!

夕阳红:咦~  啧啧啧

叫霸爸:……没心情了

呱太最可爱:恩……

浩气鲸鱼深V炮:……

夕阳红:!!!!!!!!!!!!

叫霸爸:!!!!!!!!!!!!

呱太最可爱:!!!!!!!!!!!!

恶人毒奶霸天下:@浩气鲸鱼深V炮  要么滚 ! 要么打架!

浩气鲸鱼深V炮:开门

恶人毒奶霸天下:???

夕阳红:……我好像明白了   啧啧啧啧啧啧

叫霸爸:啧啧啧啧啧啧啧啧!  下了睡觉了!

呱太最可爱:晚上记得上线 有活动

叫霸爸:知道了

恶人毒奶霸天下:????啥啊 你们明白啥啦?

浩气鲸鱼深V炮:你不开门我自己开了

恶人毒奶霸天下:!!!卧槽 有人在开我家门……!!!@浩气鲸鱼深V炮  nishashihouyouwojiay

夕阳红:估计已经开战

呱太最可爱:是的

恶人毒奶霸天下:抱歉我家这只给大家添麻烦了【鞠躬】@全体成员

夕阳红:不麻烦【百年好合】

呱太最可爱:不麻烦【早生贵子】

叫霸爸:不麻烦【睡不着  祝你们99】

纯羊:不麻烦【和花花的祝福】

晴昼海里一朵花:不麻烦【(*^ω^*)】

誓死要和庄花吃饭:不麻烦【99】

喝酒要配叽:不麻烦【楼上我爱你】

不会治疗的长歌:不麻烦【刚刷完】

只会扛刀的苍云:不麻烦【我家媳妇说的】

浩气鲸鱼深V炮:我爱你@恶人毒奶霸天下  【两人倚门亲吻图】

叫霸爸:……【带上墨镜】

夕阳红:……【带墨镜】【楼上缺暖床的么】

呱太最可爱:……【???!!!!!】【我找呱太过日子去了】



……………………………………………………………………………………………

【倚门深吻】
唐:这下全知道咱俩是铁打一对了。
毒:滚!对了,你咋有我家钥匙的?
唐:上次你妈来给我的,说是让我照顾你。
毒:……
唐:再来一次吧?
毒:滚你……唔……………



突然欧气
惊慌失措

刀剑乱舞耽美同人【刀剑视觉】

刀的出场顺序是我锻刀的顺序
不喜可小喷
第一次尝试写文
内心复杂
……

楔子【加州清光视角】

我的主公是一个非常英气的人,总是沉默寡言但却一直会温柔的笑着,从我来到本丸的那天起就一直在温柔的笑着,迎接乱和今剑时也一样,让我们感到很温暖,虽然他从不说些什么,但却是一个很细心的人。

‘‘主公,您在这里做什么呢?’’
‘‘清光,来到这里你还习惯么,对于我这个没有上进的主公,就你一个人很寂寞吧。’’
‘‘寂寞么……不,并不寂寞呢,不是有乱跟今剑那两个小家伙呢’’
‘‘是啊,他们玩的很开心啊’’

随着主公的目光望去,今剑合乱在本丸的庭院中相互追逐打闹玩得很开心,阳光照的人儿暖暖的,我也不由得扬了嘴角。寂寞么……会想起那道蓝色的身影呢,但是也只是一闪而过,模糊不清,总感觉对我很重要,但却怎样都想不起他的面孔,像是和主公一样温柔的人吧。不留痕迹的瞅了眼主公,发现主公的微笑突然僵硬,果然……

‘‘主公……’’
‘‘啊,看来不能玩闹了。乱,今剑’’
‘‘主公,您叫我们吗?’’
‘‘啊,对呀。准备出阵了哟。’’

今剑和乱也收起嬉笑的态度认真起来,果然,无论是谁都不希望主公失望啊。

‘‘二十分钟准备,二十分钟后出阵。加州清光队长,乱藤四郎和今剑队员。请一定注意安全,保护历史,打败敌人。更重要的是保护好自己。靠你们三个了’’
‘‘是!’’

于是,我带着两个孩子出阵了!

‘‘各位小心,我负责侦查,乱、今剑跟紧我。’’
‘‘啊……知道了队长。’’
‘‘不要紧张,放松放松,主公他啊还等着我们回去呢,打败敌人好回去吧。’’
‘‘恩!’’

【本丸内】

‘‘看来要增添一些人手啊,嘛刀剑们这么努力,我这个主公也要上进一些啊。话说清光说不寂寞时也不看看自己的表情……啊嘞,看来来了两个厉害的呢……而且,清光应该不会寂寞了吧……’’

【出阵中】

‘‘喝!今剑小心背后’’
‘‘哈,今剑没有事吧’’
‘‘啊,谢谢乱。恩 我没事,抱歉队长,我……’’
‘‘呵,没事没事,毕竟今剑是第一次出战,好啦!打起精神,还有两人我们打到他们回去吧!’’
………………
‘‘乱,小心’’
‘‘队长!可恶,你这家伙’’
………………………

没有任何犹豫就讲乱拉到了怀里,帮他承受伤害,这画面好像在哪出现过。蓝色的身影,蓝色的眼眸,很温柔,很温暖。但,他在流血,他的刀碎了……把我紧紧抱在怀里,旁边很嘈杂什么都听不清,但‘‘清光,喜欢你…不,是爱你…’’却听得很清楚。喜欢…爱…吗?在哭,心好疼,像撕裂了一样,却不知为何。眼泪没有停……‘‘大和守,大和守…不,我叫你安定,安定,你看看我好吗,安定……’’

‘‘安定!!’’
‘‘队长!你醒啦!乱,快来队长醒了!’’
‘‘队长,对不起,我不会在不认真了,呜…队长,敌人我都杀死了…队长,你没事吧…’’
‘‘啊,没事。那个,安定呢…’’
‘‘安定…那是谁啊’’
‘‘不,没事,只是梦见了过去罢了,走吧回本丸向主公报告,我顺便去治疗。’’
‘‘是,队长。’’

【本丸】
‘‘欢迎回来,相信你们很出色的完成了,啊嘞清光,赶紧去修复吧!’’
‘‘恩,今剑,给主公报告一下,我先去治疗了。’’
‘‘恩,主公,这次是………………’’
‘‘啊,原来是这样啊,没关系哟,嘛既然清光都说没有事情就绝对没有事情啊,在战场上,就请相信你的队友吧!呐,不用担心哟,乱。好啦,等清光治疗完,给你们介绍两位新同伴。’’

本来去治疗的,但突然想回去放一下刀剑换下衣物,门口在我的房间门前看到了一双木屐,熟悉的,止不住的激动推门而入。‘‘安定!’’

‘‘清光,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安定’’

一样是那双温柔的眼眸,真好,安定,你又在我身边了……